理想主义者的自我封存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218 天前,最后修改于 13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总算是把中期报告交上去,明天恢复正常去实验室。好好思考一下新的文章该怎么处理,当然还需要等待徐老师给我Pu的数据。i-SANEX也可以开始尝试了,kerosene也送到了,总而言之,一切都可以再次开展,一切都理应振作起来。

理应。

因为无论如何,既然已经向对方投递了这样的请求,把自己摆在了卑微的姿态,也就只能这样子走下去,非得只能往前走不可。而我知道你会保护好你自己。

今天读太宰治的《富岳百景》,看到了“安心的感觉”这样的字句。突然在想,我是多长的时间,再也没有过“安心”感。就算是瞬间的平静柔软都不曾有。向死而奔跑的《梅勒斯》和充斥着思绪漂浮抑郁感的《女生徒》,都让我觉得压抑不已。感觉悲伤的时候,真的不要读太宰治,这种认同感和无力感,只会更加蔓延全身。

好事情是,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坏消息依然是,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我有属于自己的世界,和追求的梦想。目标确定的时候,会不顾一切地去实现它,完全不考虑这件事情的弊端和周遭的劝解,比起执着,莫若说是一种偏执。破釜沉舟自诩的勇敢。而当自己构筑的世界被现实破坏,我也会马上给自己重新构筑一个。把自己包围起来,把自己保护起来。我被囚禁亦或是沉浸在自己的理想世界里,不被外界伤害,却也无法被外界所认同。不追求普世价值观,导致在这个世界路走的曲曲折折,活得磕磕绊绊,却依然执拗地要遵从自己的心而已。

总有一天,会被粉碎的。大概。粉碎到完全再无办法重新构筑城墙,当我,这颗毫无铠甲的心,完完全全暴露在缺氧的世界里,我可能不再是我。我将不承认,她曾经是如小兽般勇敢的葵。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Title - Artist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