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二三事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06 天前,最后修改于 104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1]

Haru手术顺利完成了,说不大,却也并不是一个小手术。涉及到整个下肢的行动能力,置换了体内重要的骨骼,无论如何也无法以一个小手术来定义。然而,现代医学的发达和完善却能通过这种看起来并不符合自然规律的方法,让人体恢复到正常生活的水平,不得不感叹这种科学进步给人类社会所带来的积极影响。回望过去的哪怕几十年,哪会有这样完善、成体系的治疗过程和医疗设施。医学的进步作为人类进步的先驱力量,尽管同样存在部分造假和腐朽的问题,但是其积极意义确实是不可忽视的。切实体会之后,我内心对科学的信仰进一步加深了。任何形式的祈祷和颂歌,甚至是作法(?)对痛苦的减轻程度都不及一剂止痛药来得切实可行。

由此突然想到的,人类总是乞求亲人亡者的灵魂有默默守护度过难关的力量,然而在切实面对无可回避的困难的时候,却又总是会觉得,大抵是逝者亡灵因为种种理由对生者的怒气所致。所以,度过的难关也关乎亡灵,度不过的难关也关乎亡灵,作为某种意识是否依然凝聚成具有回忆的理念而尚未可知的事物,身上仿佛是被寄托了太多不应有的希望和负担呢。

[2]

最近在思考“我做不到”和“我要很努力去做到”的两种思维方式中产生了一些矛盾心理。大抵是科学研究的试错过程,让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遵循“既定规律(当下环境适用的)”来处理事物并不困难。然而,创造并不存在的新理论,实现脑海中的设想,确实并非所想的简单。因此,出现了一种“与我个人能力而言,就算努力也无法做到”的概念。

在不加以思考原理,一腔热血的某个阶段,总是觉得“只要努力,付出时间,拿出干劲,没有什么做不到的!”,然而沉浸下来思考,基于个人能力的不同、所处的环境和当下研究基础的阶段性不同,其实有很多事情,并不是“拿出干劲”就能做到的。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如何鼓劲,催促、甚至是胁迫,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而所处的快节奏和高压的环境,连承认“做不到”这种事情似乎都不被允许。从事科学研究的我们总是被老板一拍脑袋产生的idea所困扰,完成的时间和程度达不到对方的理想状态,总是要被无端的谴责。即使是已经拼命努力,兢兢业业的完成工作,如果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自己的试错过程,流过的汗水,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一般。

踏入新领域,研究新事物对于我来说真的太难了,为什么我要无止尽地进行这种烧脑地工作呢。比这件事更加难过的是,我也无数次地无法对他说出:我就是做不到啊!这种在心里默默重复许多次的言语。我也想打退堂鼓,也想推脱,想要大声告诉他“并不是有干劲,就能把事情做好的。”可是无论如何,我也说不出口。

大概是因为,说出口也没有任何用处吧。他可以找能够做得到的人来做,而自己,此时已然不被需要,就连保住当下这一位置也显得岌岌可危。所以,结果还是要“拼命努力”去做而已。毕竟对方掌握了绝对权力,自己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家伙。

[3]

对于未来的偏执,所产生的焦虑感加重了我的心事。同级的毕业生都顺利找到了出路,高校的工作或者U.S.的postdoc,只有我啊,一直在止步不前。今日再次接到工信部的电话,似乎是春招继续对应届生进行了邀请,而我支支吾吾地说,大概已经定好去处了。在对方礼貌挂断电话之后,徒然心里不安。我依然和当年的自己一样,为了理想不留后路,破釜沉舟,而这一次却能更加体会到,并不是努力就一定能成功的事情。还是应该尽早联系教授才是,就算JAEA统一网申的时间在八月九月,也得提前与对方取得交接才行。而我迟迟未接收的文章,仿佛在成为我向前迈出脚步的阻碍。

尽管毕业,继续留在研究所里半年仿佛成为了既定事实,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在这里失误。无论如何,也要实现。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已有 4 条评论

There is only one heroism in the world: to see the world as it is and to love it.(by罗曼·罗兰)有位友人这么评价我:“他洞察宇宙与洞察人类的眼睛会永远清明,他探索的脚步不会停止……”,现在我也把这句话送给小葵姐姐~希望我们彼此都能坚持对科学的信仰,以及渡过生命的难关,虽然不一定能到达彼岸,但是,依然可以体验到加缪笔下西西弗斯的“幸福”。生活确实absurd……这使我想起当年4点起来看《基础有机化学》的情景,可是我并没有成功拿奖,现在我已经好久没碰化学了,但是我还隐约记着,记着那些分子式,记着那些化学家的名字,记着人类的化学史发展……我们都在per aspera……ad→ASTRA!

Aoi Aoi 回复 @Broca-Phenol

嗯!一定要保持你的好奇心和对未知的探求精神吼!当然如果是你一定没有问题

加油,这一次你也一定能做到。

Aoi Aoi 回复 @hh

你总是那么好。不过这么晚还没休息吗

Title - Artist
0:00